巫凉

一条万年老咸鱼,脑坑大概就像二战之后的地面♤嘛只要有人喜欢我就超开心……然后……我可能有点魔障……

【胜出】火咒

名字来源于伦桑唱的《龙翼》
——他是火咒,早已烧在我血骨中。

***ooc预警!!!小学生文笔!(划重点)
失忆梗
两只年龄20+左右
敌人的个性是如火焰一般灼烧对方的记忆,造成彻底性失忆

*emmmm失忆这个算是很常见的设定吧,如有雷同……我……

关于名字。本来是个脑洞的,然后就摸了鱼。之后猛然听这首歌想强安上去……莫名有些合适也许是我的错觉?
火咒虽然有指敌人个性的部分,但更多是指咔酱。或者他们彼此。
左思右想还是有个原创人物,把她当成剧情推动就好啦。

————————————————————————

天大的恶意。

爆豪胜己此刻内心暴躁不已。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自己没有那样的感情……

一切是不是就都会好了?

绿谷出久倒下的那一刻,爆豪还在忙着殴打这追踪了一个多月的敌人。
对方不惧爆豪的爆裂,依旧恶劣的笑着。

“你会后悔的。”

有名的英雄——人偶、爆杀卿。
不光是他们追踪了他一个月,对他充分的了解,进而抓住了他。
他在这一个月的追逐中,又何尝对他们不了解呢?
事实上,在暗处的他,比在明处的他们得到的讯息会更多。

这两人看似恶劣实则奇异的关系,经由他的力量。必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吧。

既然要坠入地狱的话……由这两位英雄陪同的话,岂不是再好不过?

如果爆豪胜己此刻知道他的想法。或许会直接把他打死也说不定。

可惜他并不知道。

当他听到身后的一声闷响,转而发现昏迷在地的绿谷出久时。
犯人就被他放到了一旁。

多么明显的错误。

——哪怕判断敌人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一个合格的英雄,也不该这样匆忙的把背后暴露出来。

更何况犯错的还是那个爆杀卿。
——————————————————————————
爆豪把敌人扔给赶来的警察。随后急匆匆的把绿谷带到医院。
英雄人偶,全身上下明明只有一些轻微的擦伤,此刻却昏迷着不愿醒来。

爆豪胜己看起来不太高兴。

他一面黑着脸看医生给绿谷出久检查,一面在心里也有了大致的判断。
联系之前那个恶党的宣告,废久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均应源自那人的个性。

而且恐怕不只是昏迷这么简单。

妈的废久,只会给老子添麻烦!

面对爆杀卿愈发扭曲的表情,负责检查的医生瑟缩了一下。内心泪流满面。
难道我有哪里做错了?
这样被爆杀卿盯着简直比被敌人抓走还要恐怖有木有!?

绿谷醒的时候爆豪就在门外,他听到门内护士的轻呼,径自走了进去。
“搞什么这么吵。”他一脸不耐,赤红的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盯着绿谷。
没有意想之中的“小胜”
绿谷出久说,

“对不起,我们会注意的,先生。”

我们。
……
该死的我们!该死的先生!!
……
爆豪胜己脸色难看的撞上了门。
留下绿谷和护士小姐姐小心翼翼的面面相觑。

早在绿谷昏迷的时候,警局就已经传来了消息。
犯人的个性是燃烧对方的记忆,也就是说,彻底性失忆。
那人在监狱里疯狂的大笑,你是他最讨厌的人,他一定会忘记你!他只会忘记最讨厌的那一个!!他一定会忘记你!!!

人之常情。
爆豪攥紧拳头。
如果忘掉的话,当然要选最讨厌的那一个。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他把自己所知的那些关于绿谷出久的记忆仔仔细细顺了一遍。
发现他好像真的是跟废久最不对付的那一个。
而如果说之前爆豪胜己还有那么一点期待。

……现在也都被绿谷那声‘先生’打碎了。

被讨厌了。

爆豪胜己不住的烦躁。
他盯着眼前的病栋,路过的人十个里有十个觉得他是在考虑怎么拆了这栋楼。

明明只是个废久而已。
这样的一个人。
不记得就不记得了,根本没什么好在意的。

可他并不觉得高兴。
显然他不能就此说服自己。

不仅如此,爆豪胜己甚至想咆哮,想疾驰,想再冲进那间病房,拎起绿谷出久病服的领子,
问他“老子哪里让你不满了?你说出来啊!?凭什么自顾自的讨厌我?!”

但他没有。

他抬手狠砸向墙壁。也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

那只有着硝酸甘油味道,完成过无数壮举的手。
张开又握紧,然后又慢慢摊开。如此反复着,仿佛是要抓住什么。

又仿佛是要放下什么。

他好像有点明白了为什么他非要特地守在病房外等着这份打击。又为什么如此的烦躁,愤怒,甚至有点悲伤。
以前他从未想过这些。

但此刻他拒绝承认。一切。

之后一段日子。直至绿谷出院。
爆豪胜己没有再去见他。
他接了下一个任务。
之后下一个,再下一个。
……

直到英雄人偶回到会所。

听着远处一片祝贺出院,恭贺康复的声音中,一个熟悉的声音慌忙而温和的回应着。
爆豪胜己顿了一下。
还是毫不犹豫的走出会所,执行今天的任务。

他已经想好了。
决定了。
哪怕他察觉了自己心里那点悸动。
也要一个人吞下这无花的苦涩果实。

既然他是废久最讨厌的那一个人,

那他就远离绿谷出久的人生好了。

——————————————————
再次遇到爆豪胜己,是在回到会所的那天。
那个人全副武装的经过他身边。

他在人群里一眼就发现了他。

在医院那天算不上太好,却是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脑子里的第一次印象。
凶巴巴的一个人。
听说平日里他们两个的关系也不太好。但自己昏迷之后,却是他背自己到医院的。
听起来也不坏。
那个时候绿谷出久就在想。也许他是个好人也说不定。

不过看对方对自己的冷淡态度。
恐怕是想借这次自己失去记忆,彻底和自己断交吧。
绿谷出久不由得有些失落。

被讨厌了呢。

日子在这样沉默中渐渐流逝。

人偶和爆杀卿之间沉默的诡异关系,虽被人们发现,却也被默许。
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没人去主动戳绿谷出久的痛点。
而人偶,也成了爆杀卿面前几乎不能提的禁忌。

那天的相遇毫无预兆。
绿谷出久顺着通道走,前方的转角处好巧不巧出现了爆豪胜己的身影。
他微微愣了一下,停住了脚步。
他看到对面爆豪胜己的反应比他更大。
那张脸上先是明显的错愕,后是一番激烈的挣扎,最后爆豪胜己好不容易把这些都压下去。换上了一副老子是天下人债主的臭脸。

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但他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两人无声对视,良久,爆豪微微侧着头扬起下巴。

“呿。”

他发出不屑的声音,随后转身走掉了。

直到爆杀卿的身影再也寻不见,绿谷还是怔怔望着那个方向。
事务所新来的小姑娘拉拉他的衣角。
自往日的资料来看,这两人之前关系真的是特别的差。
倒是人偶前辈失忆以来。反而再也没什么交集了。
“人偶前辈。不必在意的,本来爆杀卿……”
“他……”绿谷喃喃自语。
“嗯?”
“刚才……他好像……在……”
……
“呼唤我。”

来我身边。
……
看着我。
……
跟着我。
……
别伤害自己。
……

“好奇怪。”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