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凉

一条万年老咸鱼,脑坑大概就像二战之后的地面♤嘛只要有人喜欢我就超开心……然后……我可能有点魔障……

【胜出】时空转换(上)

含女体绿谷,和OOC!!!慎 

摸了一个时空转换梗,

假设另一个时空有个同样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唯一的不同是那个绿谷出久是个女孩儿,也没有获得欧鲁迈特的one for all
然后……这两位绿谷出久……突然互穿了。

私设一人一间宿舍。

     文采基本等于零,求留言勾搭
.
.
.
.
女装大佬の场合

爆豪胜己来到自己的座位前不端不正的坐下。开始检查自己的物品。
什么也没少,该做的也做完了。
那为什么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那个……咔酱……”
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背衣服被扯了一下。
他后面坐的是绿谷出久,按理说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无缘无故的拉自己衣服。
“谁允许你扯本大爷衣服的!你这个……废……久……”
他凶神恶煞的回头瞪绿谷,语速和声调却慢慢缓了下来。
他想他明白为什么自己觉得奇怪了。
在他后面坐着的!是!个!长头发的!女孩子!!!
对方一头绿色如海藻般的长发,对称的梳在脸颊两侧,额前甚至别了个小兔子发卡。长着小雀斑却不失可爱的面孔上,一双大眼饱含委屈,晶莹的泪水染湿了长长睫毛,眼看着就要从眼眶里落下去。
她还维持着刚才扯衣角的动作,此刻白嫩的小手犹豫着横在桌子中央,微微颤抖。
这谁啊!!
爆豪胜己此刻内心汹涌澎湃。

这人,八分像废久,而且坐在废久的座位上。

但对方根本不给他多余思考的时间。那眼泪已经从她眼眶里直直落了下来。
“好过分啊……咔酱……”她小小的抽泣了一下,“明明平时……你都……不是这样的……”
“虽然也很凶……”
“本来我突然在这个不认识的地方已经很害怕了……看到咔酱的那一刻我超开心……结果……”
对方越说越难过,眼泪不要钱一样流出来,并不断的试图用手背抹干净。

好吧。

爆豪胜己想他明白了。
绿谷出久这家伙可能脑子出了点问题。

随着班级里来的人越来越多。
围观女化绿谷出久的人也越来越多。爆豪胜己则是在发现他是弄哭绿谷出久这个女孩子的元凶以后被众女生狠狠说教了一顿。
众人猜测大概是绿谷出久中了敌人的个性。
变成女孩子的个性?
啧。
女孩子们拉着她的手,簇拥在她身边细声安慰她。男生则在一旁啧啧称奇。
爆豪胜己突然觉得有点不爽。
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因为废久被众人责备?被责备也就算了,还把他扔在一边!?
“喂,废久。”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
“恶心死了,别在这哭来哭去的。”
女生们对他怒目而视。
一旁上鸣电气不由得感叹:“不愧是那个爆豪,对女孩子也这么凶狠。”
“咔酱……我……咔酱……”绿谷出久在女生堆里楚楚可怜的看着爆豪。
“笨蛋,你那是什么眼神?别指望我管你。”
“可我只认识咔酱啊……”
“关我什么事。”他下意识还把绿谷出久当成原来那一个。

“同学们,都回到座位。”这时班主任相泽消太走进了班级,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爆豪胜己,“爆豪同学,今天由你负责绿谷同学。先带她去回复女郎那里看看。之后时间自行安排。”
“哈?我?”爆豪觉得不可思议,“今天不上课?一天跟着她?!”
“你有异议?”相泽消太瞬间发动个性。
班级里几个女同学跃跃欲试,就等着班主任撂倒爆豪胜己,然后自荐自己带绿谷出久。
最后还是绿谷出久本人结束了这场闹剧。
她悄悄起身,向相泽消太深鞠一躬。
“谢谢这位老师。由咔酱带着我就好了。”
说完她就起身轻轻去拉爆豪胜己的手,爆豪胜己本来并不情愿,但触及女孩子柔软小巧的手心时,鬼使神差的,他没有甩开。
随后他就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被绿谷出久拉出了教室。留下身后丽日和八百万等女一脸遗憾的幽怨面孔。

最后爆豪胜己还是带着绿谷出久来到了回复女郎那里。
“我从未见过有人的个性能这么厉害。直接影响对方性别和15年的记忆。”回复女郎坐在凳子上摇摇头,递给他们一把小熊软糖。
据绿谷出久言,她从出生开始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女孩子,与爆豪胜己是幼驯染,四岁被判定为无个性,虽然非常憧憬成为一名英雄,不过最后还是上了普通的高中。
“所以……废久并不是中了个性?”对方毕竟是德高望重的校医,爆豪胜己此刻也只能耐着性子。
“也可能是哦。你听说过平行时空么。”
“……”
“所以说……这是别的时空的……女版的废久?”
“是也。”
“…………”
“你先带她去转转吧,这种情况谁也没有办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恢复了。”

从回复女郎处出来。
“这边的咔酱……和‘我’的关系并不好么?”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发问。
“嗯。”爆豪哼一声。
“看咔酱没什么变化,我还以为和我认识那个一样呢。”女孩子绿谷出久十指交缠。
“在你那边的我难道跟你是好朋友不成,十佳挚友?”爆豪胜己挑眉。
“也没有啦……还是凶巴巴的……总是欺负我……经常说我笨……”绿谷出久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不过……我知道咔酱对我最好了。”
“因为我是个无个性,小时候总是受欺负。每次都是咔酱帮我……直到长大了貌似也没能有什么变化呢。所以做不了英雄也没关系……我……早已经有我专属的英雄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绿谷出久眼睛闪闪发亮,闪得爆豪胜己难以直视。
他想了想自己小时候,十次废久被欺负八次有自己的份额。
“喂。别说这些恶心的话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他僵硬的转移话题。
“想去的地方……对哦!这里是雄英!!咔酱的学校!我一直想来看看但是严禁外人进入的雄英!!赚到了!”
绿谷出久眼睛更亮了。她一脸期待的看着爆豪胜己。
“我想看!!无论哪里!!请务必带路!”
“知道了。”爆豪胜己假装嫌弃的别过头,“别吵。”

两人一路走,爆豪胜己领着女版绿谷出久随处参观。并在绿谷出久兴奋的不能自己导致两人被围观的时候及时拎走,走的时候他还不忘狠瞪那些围观者。
于是不到一天,一年A班爆豪胜己的凶名和恋爱了的消息就几乎传的人尽皆知。不由得让人感叹居然是那个爆豪。
不过此时他还毫不知情。

中午两人来的早,食堂还没有人。他点了两份猪排饭,其中一份递给绿谷出久。
“雄英的猪排饭!!”绿谷出久往嘴里塞了一口,“好好吃!”
爆豪胜己此刻早已习惯了对方的大呼小叫。连哼一下表示自己的不屑都懒得做了。
“谢谢你,咔酱!今天我好高兴。”
不过绿谷出久向来不放过他。成功的给他递了一张好人卡,造成暴击。
“笨蛋吗你。”他觉得自己耳根有点发烫。
可能是笨蛋病被传染了。他暗自想。
“吃完带你去演习场,不过那个地方不能进,你只能远远看一眼。”他高傲的宣布。
“好的!”
————————————————————

如果说少女绿谷出久的崇拜和信任让爆豪胜己有点飘飘然,那欧鲁迈特的出现无疑是给了他沉重的一击。
两人走出食堂。迎面就走来了这位NO.1英雄。
"呦!绿谷少……咳……少女!"欧鲁迈特标志性的大笑,金发在太阳下熠熠生辉。
“欧鲁迈特!”
爆豪胜己只感觉到一阵风,绿谷出久就从自己身边闪到了欧鲁迈特身前。
这家伙……真的没有个性么?
爆豪胜己并没有跟上去。
他在远处看着绿谷出久围着欧鲁迈特兴奋的问东问西。
不一会,疑问的声音很快变成了她自问自答的分析和碎碎念,欧鲁迈特显然跟不上她的思路,正一边尴尬的扶额一边想着怎么制止绿谷出久这种堪称恐怖的应为。
他觉得自己跟不上去。就像以前绿谷出久和欧鲁迈特的互动自己从来插不进去。
在欧鲁迈特出现的时候,自己就是不被需要的。

“好了!绿谷少女!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请你一个一个问。我是不会跑掉的。”欧鲁迈特总算打断了绿谷出久的思路。
“那……这边的我和您很熟吗?听说他拥有了个性?他很厉害?”绿谷出久期待的看着欧鲁迈特。
“他是个很好的学生,我相信将来也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英雄。至于私下里,我和他更像是朋友吧。”
“哇!难以想象!”
……

爆豪胜己对她的问题毫不意外。同样的人,走向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任谁也会怀着几分好奇。

个性真的那么重要么。
他有一瞬间居然这样想。

当然。真是愚蠢的问题。

但废久是不一样的。哪怕他没有个性。
难道我还不能保护他么。
一味地追逐自己,追逐欧鲁迈特。渴望个性,渴望成为英雄。
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

眼前的少女绿谷出久刚好是他的反面。
她未曾拥有个性。此刻正合欧鲁迈特相谈甚欢,从她袖口伸出的手掌白皙干净,带着女孩子特有的柔美。
和那双伤痕累累的手一点也不一样。

爆豪胜己没来由的烦躁。
然后这些烦躁直接体现在了行动上。
“慢死了,你还要说多久。快点,我不等你了。”
说着他转身就往远处走。
绿谷出久回头看看他渐渐远去的身影,又恋恋不舍的看着欧鲁迈特。
“我想再问最后一个问题。…………”

他听到了。爆豪胜己紧锁眉头。

“请问我和咔酱的关系好吗?”
欧鲁迈特顿了一瞬,然后才哈哈大笑着回复,“当然。”
随即两人互相告别。

“咔酱……等等我!”
身后传来女孩子的惊呼。来自于绿谷出久。
他转身看到身后追逐而来的身影。
别跟过来。
他想脱口而出。
像以往每一次对待绿谷出久的追逐一般。
但最终他未能说出这样的话。

“别……急。慢慢来。”

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

一天终于在平淡中过去。
爆豪胜己以为自己终于能松一口气,远离这个平时他能扭头就走现在却不得不带着的拖油瓶。
但现实就像绿谷出久的好人卡,同样乐于给他出其不意的一击。
“咔酱……晚上我去哪里睡?”
真XX的是个好问题。
他想随便说当然是回你房间啊。但绿谷出久房间的钥匙在已经消失了的真身身上。
或者说,找个女的收留她同宿。
…………
“啊,找到了。小久!”丽日御茶子出现。“刚才我就一直在想了,晚上要来我这里一起睡嘛?”
绿谷出久下意识往爆豪身后错了一小步。手也不自觉开始拉他衣角。
爆豪胜己突然觉得心情不错,尽管他上一刻还在考虑怎么把绿谷出久甩出去。
“你傻啊大饼脸。万一他晚上突然变回男的,你是准备被吓死,还是准备吓死他?”
“走了,今天晚上你睡我房间。”说着他拉起绿谷出久扭头就走。
丽日御茶子一脸懵逼。
突然变成男孩子确实风险很大,可小久现在是女孩子啊?就去你房间?

其实说完这话不到一分钟爆豪胜己就后悔了。
但说出去的话。说到做到。
爆豪的面子和自尊心绝不允许自己变卦。
所以他就拉着绿谷出久,僵硬的走回了宿舍。

他不知道自己更火了。
一年A班爆豪胜己,不光大张旗鼓的谈恋爱,还明目张胆的带女生回宿舍。
可怕的少年人。

此刻可怕的少年人爆豪胜己正在翻衣柜。
果然不管是男的还是变成女的,绿谷出久就是个麻烦精。
继解决了住宿问题后,又抛出了睡衣问题。
对方身上还穿着校服。显然不适合过夜。
他从衣柜里好容易翻出一条T恤扔给她。
“凑合穿吧,新的。”
绿谷出久听话的接过。
爆豪胜己又简单收拾了一下。
“我去隔壁切岛宿舍住。你把门锁好。”
“好的。谢谢咔酱。”

“洗漱备用放在这了。”
“嗯好。”
“还有……别乱动老子东西。”
“嗯……”
“那我走了。”

“咔酱。”绿谷出久小声叫他。

“怎么了。”他手扶着门框,回头看她。

“晚安。”
……
……
“晚安。”
他撞上了门。
————————————————————————
第二天。
在生物钟的作用下,绿谷出久从陌生的被窝里醒来。
入眼的是个完全陌生的屋子。
按风格看,应该是某个男生的房间。而且收拾的意外整洁。
“铛铛。”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绿谷出久突然紧张起来。他不会又穿越了吧。
“喂,笨蛋。还没起来么。”爆豪胜己的声音透着门板传过来。

是小胜!

既然小胜在。起码不会是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吧。
绿谷出久稍稍安心。推开被子准备去开门。
从被子里爬出来才发现。他现在穿着明显爆豪风格的T恤,而且两腿空空。
这……
绿谷出久大脑一瞬空白。
他好像明白这是谁的房间了。

“小胜……”绿谷出久开锁,把门打开一条缝,从里面探出半张脸来。
门外爆豪胜己穿黑色背心,五分裤,漂亮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中,赤红的眸子正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
“废久?”爆豪胜己惊讶的一挑眉。
“你干什么呢。”说着他抬起手臂,拉开门。
“小胜!”绿谷出久急忙往门里躲。“我还……”
没穿裤子。
爆豪胜己显然不会让他逃走。果断迅速的用手臂把他堵在了门口。
“昨天……你耍老子很开心是吧?!”他把头贴近绿谷出久,挑衅的问。
“不是的……小胜!你听我解释!!我……昨天……?”昨天我没耍你啊我们不是相处的挺好的么。
“昨天是……女孩子的我么……??”
“也就是说……我回来了!!”

爆豪胜己看着突然高兴的绿谷出久。心里暗自松了口气。
幸好他不知道昨天具体发生了什么。

正巧这时候切岛路过。
“你在干什么呢爆豪,要迟到……了……嗷!!”他看到了什么!??
壁咚?!!爆豪胜己和明显穿着他衬衫并且没穿裤子的绿谷?!
都这样了昨天你在我房间睡?!!
“对不起!!你们继续!!!当我没出现过!!”
切岛溜得贼快。
留下两人面面相觑。爆豪面露不屑,绿谷尴尬不已。

而随着他的一声怪叫。
爆豪臭着脸放开了绿谷出久。后者飞快的开始寻找并穿上衣物。
当我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宿舍。
继恋爱、带女生回宿舍之后,爆豪胜己疑似是gay的消息早传遍了全校。

今天的小胜意外的好说话呢。
绿谷出久边走边想。
如今的他,还完全不知道今后等待着他,将会是整个雄英校园庞大的舆论压力和幼驯染的狂躁的追求(并不是!)

之后还有个正版出久和男友力max咔酱的故事……
男装基佬
已经出现了……慎……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