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凉

一条万年老咸鱼,脑坑大概就像二战之后的地面♤嘛只要有人喜欢我就超开心……然后……我可能有点魔障……

【胜出】时空转换(下)

OOC!!!!
假设另一个时空有个同样的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唯一的不同是那个绿谷出久是个女孩儿,也没有获得欧鲁迈特的one for all

然后……这两位绿谷出久……突然互穿了。

这是     女装大佬      的另外一部分。讲好的男友力max咔酱……
如果没感受到……我…………我已经躲起来了 (′д` )
.
.
.
.

男装基佬の场合

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绿谷出久从可爱的女生房间醒来,觉得世界都颠覆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颤抖着手推开房间的门。
这里是自己的家。他无比熟悉的结构。

此刻的家却与自己印象里的不太一样。

硬要说的话。恐怕是那些散落在角落里的小装饰物之类的,处处充满着有女孩子的家庭的细腻可爱。
他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从包里翻出来的证件,桌子上的相册,配合这个充满女孩子元素的环境。
绿谷出久判断自己八成是中了幻境个性。
这个世界里,有一个同样的绿谷出久。女孩子,就读普通高中,而且可能并没有个性。
如果这是雄英的环境情报分析课,那此刻老师恐怕要给绿谷出久打个高分。
虽然他分析的不太对。但确实是此刻最合理的解释。

不幸中的万幸,身上这套衣服还是他自己的。

“出久~吃早饭了~起来了嘛?”
糟糕。
妈妈来叫起床了。
“起来了。”他捏着嗓子慌忙答到。“妈妈我今天不吃饭了!走了!”随即他打开窗子,运用one for all跳出了屋子。
“至少带上便当啊……”绿谷引子从厨房出来,看看明显已经没人了的屋子,“这孩子……刚才从门口过去了?”

绿谷出久一路狂奔。试图找到幻境的出口和漏洞。
然而过了三个小时。他终于放弃了这个假设,改为思考自己是否是穿越了。
影响他人已经是很棒的能力了。更何况自绿谷出久醒来已经过了三个小时。这期间他经过的每一个地方人们来来往往,语言,表情,行为无一不是十分正常。
甚至,刚才他才看到有人将一个迷路的小女孩送到警察局。现在路边广告处就插播了走失孩童认领的消息。

太逼真的。

一个人的个性。怎么能做到如此长时间,而又如此精致呢?
绿谷出久只能从别的方向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穿越的个性?
就人类本身而言。不管怎么假设这些个性也太强了。
假如……

“喂。”

他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绿谷出久?”
这声音……莫名熟悉??
不光熟悉,而且恐怕要有十年没从这个声音的主人嘴里听到自己的名字了。
“小胜?”快于思考,绿谷出久惊讶的回头。

“啧。找到了。”

———————————————————————
“给。”爆豪胜己从饮料机里拿出两听饮料,捡其中一听递给绿谷出久。
小胜?那个小胜!居然递给我饮料!??不是扔的,也没说什么恶毒的话!??
一定是哪里不对!
“想什么呢。给老子接好。”爆豪胜己恶狠狠地把饮料塞进他手里。
小胜开始凶人了。
绿谷出久安心的接过了饮料。
这才像小胜嘛。

“所以……你从家里跑出来是因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穿越了?”
“是的……我可以证明的!真的!”
“气死老子算了,混蛋幼驯染。你知不知道……”爆豪坐在长凳上,白了他一眼,又泄愤似的猛灌两口水,随即饮料罐子被他捏扁,“就因为你随便跑了出去,包也没背,你老师给你妈打电话,你妈妈发现了你根本没去上学!”
“而老子,作为你的幼驯染,上着课就被你妈妈问。直接请了假来找你,还他妈找了一个多小时。”被捏的不成样子的罐子从爆豪胜己手上狠狠地抛出去,稳落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原来那么早就露馅了啊……绿谷出久暗自想。
“老子真是欠你的。”
“对不起啊小胜……”
“算了,谁让老子是你男朋友。”
其实并不是。爆豪胜己在心里默默地添了一句。

啊这个小胜好好说话啊……不对他后半句说了什么?!!
男朋友!!!!???
绿谷出久的脑内惨叫划破天空。
“男……男朋友……是……”
“有问题?”爆豪神色狰狞。
“没……没问题……这边的我……是个女孩子……所以,那个……”
爆豪胜己不再看他,摸出手机手指一阵飞速运转,屏幕上的接收方显示是绿谷的母亲。绿谷出久偷偷瞄了一眼,大意是找到他了带他散散心之类的。
然后爆豪把手机收起来,长舒一口气。
“反正假也请了,我们去玩吧。正好我也好久没见过你了。虽然你又不是你了。”
这说法……真奇怪啊……
“额……好……”果然他还是很难拒绝小胜。

俩个人并肩走在路上,绿谷出久还是习惯性的比对方慢一小步,跟在爆豪的身侧。
“那个……小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毕竟连性别也换了,外貌哪怕像的话也……”这个问题他疑惑好久,终于还是在缓步的行进中问了出来。
“你身上穿的,是雄英的校服吧。雄英没有大白天还穿着校服在外面乱逛的人。”爆豪胜己话一点也不客气,却还是详细的说明原因。
“是哦……”原来如此。
“既然穿着雄英的校服。你是雄英的学生?也就是说……你有个性?”爆豪胜己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同时漫不经心的问。
“是的。因为一些原因,我觉醒了个性。”绿谷出久不好意思的揉揉头发。
“…………”
之后爆豪胜己就不再说话了。绿谷出久也找不到接下去聊的话题。
就在他以为爆豪胜己不会再说什么了的时候。他开口了。
“这边的你还是个无个性,读普通高中。我们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面。”
对了……女孩子的他还是小胜的女朋友,见不到的话……
“虽然你总是这样笑着说不在意,可阿姨还是怕你出点什么问题。也才在今天这么慌慌张张的来找我。”爆豪胜己仰着头,哼笑一声,“你来到这边的话,她怕是穿到雄英去了。现在不知道得多高兴呢。”
“虽然我读雄英和小胜天天都碰面,可我们两个……怎么说呢……关系特别差……希望他不会为难那个‘我’吧……”绿谷出久想到平日里暴躁的小胜,不由为女孩子的自己担忧了一下。
“因为个性?”爆豪胜己一针见血。
事实上他心细的很,早看到了绿谷出久手上密密麻麻的伤痕。
因为个性的伤痕。
“是。因为我突然有了个性,小胜非常不高兴。但我想拥有个性,想成为英雄!也想追上小胜!”
他惴惴不安的承认,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太好,赶紧追加道:“不过这边的小胜格外亲和呢。”
平时我们两个根本不能待在一起超过一分钟。何况一起漫步在大路上。
“老子可没你想的那么好。”爆豪毫不客气的嗤笑。

“无个性也没你想的那么差。”
他喃喃自语。
“我不会等你的。”
但也不会丢下你。

“小胜你刚才说了什么么?我没听清。”绿谷出久小心翼翼的问。
“没什么。”爆豪胜己转过头,说罢他抬手指着路边的快餐店,“要吃么?”
“哦……”他总觉得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也说不定。

吃过饭之后两人去了电玩城。从前这个地方爆豪都是跟别的同学来的,从没带过绿谷出久。就这点看两边的爆豪还是一样的。
绿谷出久也没怎么来过这个地方。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家窝着,写作业看漫画,分析新晋的英雄,记笔记。
其实小时候他想了很久为什么爆豪胜己每天放学就去玩,最后作业也按时交了,成绩甚至比他更好。
可能这就是才能吧。
绿谷出久有些羡慕,然后更加的崇拜小胜。

绿谷没想到电玩城是这么乱的地方。他确实对电玩没什么天赋,两把下来战绩惨淡。后面传来陌生人的嘘声,说就这水平来玩什么还不如把位置让给我。
现在还是上课时间,在电玩城的人小混混居多,绿谷出久皱着眉头,考虑是不理他还是回击。
不过他没想到爆豪胜己这么强硬,直接站起来拽住那人的衣领子。
“你他妈对老子幼驯染说什么呢?”
对方显然也没料到还有爆豪这号人物,而且还这么横。他愣了一下神,不过也没怂。
“就说他呢,玩的这么菜,也好意思。”
“啊你很狂啊。”爆豪胜己看起来像是要把人一口吞下去。
不过他很快把人猛的推开,让人差点跌坐在地下。
“起来。”绿谷出久过了几秒才发现是对他说的。他默默从座位上站起来。爆豪像是不耐烦了,扯着他手臂把他拉到自己身后。
“………小胜……”他看到周围不少人都面色不善。
爆豪坐下来,把模式调成对战。
“来啊!看看谁是菜鸡!”

事实上爆豪真的有狂的资本。
可能是因为他的个性就在手上,也可能是因为他天赋异禀。总之绿谷出久眼看着爆豪胜己运指如飞,把把得胜。绿谷觉得分析他行动的难度甚至高于分析实战课。
而反观对面,对方的表情变了又变,头上汗水都要顺着脸颊滴下来了。那双手颤抖着,按慢了一个键。显示屏上的小人不幸被爆豪的打中,血条清零,孤寂的躺在地面上。
“还按错了。”绿谷出久在心里偷偷补充。
“再来……”他还在挣扎。
“换个人。”爆豪头都不转。“就你这样的,连他都打不过。”他指指绿谷出久。
其实他是肯定比我厉害的。不过现在被你耗的连我都不如了。
对方显然不甘心,甚至觉得拿绿谷这种新手跟他比是一件很屈辱的事。
“你说什么!”他智力恐怕是散尽了,站起身冲过来握拳想打隔壁爆豪的脸。
爆豪一拳撂倒了他。
“啧,就说你。垃圾。”
周围早就围了很多的围观者,看到这一幕谁也不敢为那人说话。
“还有人打么?”爆豪环顾四周,被他看过的人头都摇的像拨浪鼓。
“那就别乱看,都散了。”
说着他拉着绿谷出久走出人堆。

“小胜……我……谢谢你!”绿谷出久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觉得爆豪大概是不自觉把他当女朋友了,虽然他现在是个男的。
不过爆豪要做男朋友的话可能真的是个很帅气的男朋友。值得别人羡慕那种。
最后爆豪摸摸口袋。
“只剩这一个了。”他用手指夹着最后的那个游戏币在绿谷出久面前晃晃。然后在娃娃机里给他夹了个欧鲁迈特娃娃。

出了游戏厅,俩个人反而不知道去哪里。
绿谷出久显然没有什么约会的天分,在他仅有的几次跟同学出去也仅仅是一起吃个饭聊个天,然后各回各家。
爆豪胜己看起来同样一窍不通。
最后两人走走停停的来到了公园,并肩坐在长凳上。绿谷出久还抱着那个欧鲁迈特娃娃。
“感觉……好奇妙呢。今天和小胜一起。”绿谷感叹。
“这有什么。老子在你心里的形象难道就是时时刻刻浑身带刺的么?”
“是也……说不定……我一直一直想和小胜好好相处,不过总是不成功……”绿谷出久苦笑着。
“那就别惹我生气。”爆豪赶在他的话尾说出来,“一定是你这个笨蛋做了什么让人生气的事。”
“明明是小胜太过分了……”绿谷出久小声嘟囔。
哈……糟糕。明明天还早,怎么觉得有点困了?唔……
“你对我很重要,别做让人担心的事。”
睡之前他好像迷迷糊糊听到小胜说了什么……一定是他听错了。
“?”爆豪胜己回过头,身后midnight正撕开自己的袖口。旁边绿谷出久已经靠着他的肩膀睡着,并且坚持抓着那只娃娃。
“送他回家吧。不过……他貌似出了点状况?我可记得你来找的是个女孩子。”midnight还拿着她的十八禁道具。
“不知道。”爆豪胜己把娃娃从绿谷出久手里扯出来,半蹲下来把人背在背上。“恐怕也不是你们这些教师能应付的个性吧?”
“送他回家后我就回学校。”

说罢他开始往绿谷出久家的方向走。夕阳将两人叠在一起的影子拉长。
归家的这条路不长不短,此刻却像是一个人在走了。

评论(4)

热度(58)